京攻打中原定都的地方?-中原定都攻打地方

liushutong1989 11-14 03:37:14 147

京东打中原定都的一个地方这个你没说清楚是哪一个朝代已经哪一段历史还有哪一段一个政治原因等等很多因素的

北京,拥有3000年建城史,1000年建都史,是六朝古都,世界历史文化名城。
北京首次成为中国都城是作为辽陪都,但在成为都城之前,北京的城市定位又是怎样的?历代王朝为什么没选择在北京建都?
这里八脉君将建都前的北京总结为“六城”,每个“城”都将像油画一样一层层展开,为您呈现尽可能真实、立体的建都前的北京城。
1.富贾之城
北京在周代称为蓟城,因为地缘优势而逐渐兴起,进而成为了边疆封国燕国的政治中心。但是燕国的政治辉煌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
公元前221年,秦王统一全国,在都城咸阳称帝。周朝曾经兴盛的分封制开始衰落,商人阶级逐渐兴起。
当时,马、牛、羊、毛毡等畜牧产品是北方游牧地区的重要财富,其价值被汉人看重,中原的农产品以及其他奢侈品在北方游牧民族中也有很大的需求。
蓟城作为中原地区与边疆地区的交通枢纽,三条古道:居庸关大道、古北口大道、山海关大道,分别能通往北方游牧民族地区、东北方南满及朝鲜北部地区,自然成为当时的集散中心,中原物品在这里汇聚进行易物交易,畜牧产品由这里分销到中原各地。
到了汉代,蓟城商业发展为全国规模的贸易。司马迁在《史记》中写道:“汉兴,海内为一,开关梁,驰山泽之禁,是以富商大贾周流天下,交易之物莫不通,得其所欲。”《史记》中列举了当时最重要的商业城市,其中就包括蓟城。这一点在西汉桓宽的《盐铁论》也有记载“燕之涿、蓟,富冠海内,为天下名都。”可见当时蓟城已然成为了闻名全国的商业都会。
2.贫田之城
虽然商业发达,但是对于蓟城普通百姓来说,生活并不富裕。蓟城发展成为商业都会,主要原因还是其优越的地理位置,而不是其物产资源。
水利在中国农业发展中具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历史上北京所处的华北地区不仅年均降雨量较少,而且降雨量与降雨时间的波动都很大。如果干旱频发,导致庄稼无收,百姓饥荒;如果降水过量,引发洪灾,同样会引起饥荒。所以对于华北的大部分地区,有水利建设才能确保农业的持续发展。
公元250年,蓟城第一次开始兴建大型水利工程。驻守蓟城的镇北将军刘靖设计了一个新的灌溉方案,在他的组织下,蓟城的北部、东北部、东部地区均开始了水稻种植。后来刘靖幼子刘宏又于公元295年又进一步作了大规模修缮,当地人民大受其益。但是好景不长,随着北方游牧民族相继入侵中原,开始了十六国的动荡时代。在那些黑暗岁月里,没有关于这一伟大水利工程的任何资料留存下来。
北魏时期蓟城水利工程分布图
直到公元521年,北魏幽州刺史裴延俊再次尝试将北京城发展成为灌溉农业区,最终同样因为北方军事形势变化,很难找到当地水利工程的进一步记载。
据此,历史上北京的农业发展并不发达。作为重要军事要塞,又需要长期驻防大量军队,这对于当地政府来说是一个长期而巨大的财政消耗,这也促使隋唐大运河以及后来京杭大运河的修建。
3.军事之城
公元581年,隋朝建立,虽然政权仅持续30余年就被唐朝取代,但却对幽州(彼时的北京)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当时,隋朝采用了激进的外交政策,不断地对外扩张,中国南部和西部的疆域一度超过了汉代。当隋炀帝准备远征东北部的高句丽时,幽州自然成为了远征边疆的军事基地。为运输军需品及补给物资,隋炀帝先下令开凿了通往南方的通济渠,又于公元608年首次远征高句丽王国前,下令开凿人工运河永济渠,使得江淮流域的物资能通过水上交通线运送到首都洛阳,再到军事基地幽州。这两条运河被后世成为隋唐大运河,也是中国大运河的前身。
唐朝时期,唐太宗也曾试图收复高句丽领土,并再度将幽州作为重要的军事基地。值得一提的是,公元645年,唐太宗从东北战场回到幽州重振军备,为了悼念在战争中死难的将士,他下令在幽州城内修建一座寺庙,命名为悯忠寺。今天的法源寺,就是在悯忠寺的基础上修建的,这个寺庙,成为了后世确定幽州旧址的最重要的证明。
到了公元八世纪,唐朝处在疆域开拓的巅峰时期,沿边疆地带设置了十个藩镇。每个藩镇均有一定数量的军队驻守,由节度使统领,幽州,当时被称为范阳,是边疆藩镇之一,地方长官为范阳节度使。从驻军数量上看,范阳是十个边疆藩镇中最为重要的一个。
4.边疆之城
之前八脉君一直在强调北京的地理优势,其实它的优势始终是站在边疆城市的立场,因为本质上北京还是一个边陲之地。
这里不得不提中国版图上的东西之争。远古时期,从西北姬水的黄帝对黄河流域下游炎帝和蚩尤部族的统一开始,便拉开了东西之争的大幕。在后来王朝的更迭,纷争与统一的拉锯战中,形成了以“西安~洛阳~开封”为核心城市的黄河东西轴线,这个轴线尤其以西安、洛阳为核心。
或许是历史的巧合,凡是广域王权定都洛阳,最终都以分裂落幕。而新王朝统一后,又都定都西安。
东周定都洛阳,分裂为战国,秦汉统一后定都西安;
东汉定都洛阳,分裂为三国两晋南北朝;隋统一后先定都西安,后迁都洛阳;
唐代隋后先定都西安,后迁都洛阳,而后出现五代十国。
所以在宋之前的“东西之争”时期,虽然北京扮演了一些如商会、要塞等重要的角色,但本质上北京仍然是一座边疆之城。
5.战乱之城
和平年代,中原王朝统一、强大时,北京城是交通的枢纽,是中原民族向边远地区扩散的通道;在战争年代,中原处于分裂、虚弱状况时,北京城则是最便捷的军事行动基地,容易被北方入侵者控制,继而成为其征服大平原其他地区最便捷的军事基地。所以每当朝代更替,北京城常常首当其冲,备受战争之苦。
公元220年大汉王朝土崩瓦解。随之而来的是内战及外族入侵,乱世持续了长达四百年之久。直到隋朝的建立,才标志着中国自公元三世纪至六世纪的漫长分裂时期的结束。
在此期间,蓟城曾多次易主。
唐朝衰败后的五代十国时期,80年间又经历4次政权更替。
幽州州治(907—910),后梁(907—923)
大燕政权的都城(刘守光,911—913),后梁(907—923)
幽州州治,后唐(923—936)
幽州州治(936—938),后晋(936—946)
6.融合之城
中国历史上,汉人常常认为周边少数民族是未开化的化外之民,称其为南蛮、东夷、北胡。以至于在北部边疆一线,中原王朝始终期望能够确定一个严格的、绝对的界线,界线以内是真正的、完全的汉人,至于与汉族模式背道而驰的一切,则都应被排除在外。长城的修筑正是这一思想的集中体现。
但是,这一思想很难真正落实。
早在西汉初期,汉武帝派军于于公元前108年攻占朝鲜,将其领地划分为乐浪、玄菟、真番、临屯四郡。随之而来的是汉族移民及文化渗透。司马迁还有“东绾貊、朝鲜、真番之利”的说法。可见当时汉族和周边少数民族已经有非常密切的往来了。北京作为中原地区与北方游牧民族地区交通枢纽,商品交易的集散地,自然成为了多元文化交汇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