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东坡如此才能,为什么宋仁宗要将他安排到凤翔县?-宋仁宗凤翔县安排

我日日2013 11-13 08:09:32 158

苏轼第一次出京任职的地方是凤翔,宋仁宗嘉佑六年(公元1061)年底,刚刚26岁的苏轼,以大理评事签书的京官身份去凤翔府任判官,主要职责是辅助州郡长官的文书工作,相当于太守的高级文秘。
当时的凤翔府所辖相当于现在大半个宝鸡市,作为凤翔府“秘书长”,26岁的苏轼,任签书判官,掌管五曹(兵、吏、刑、水、工)文书。他在凤翔任职三年多。
在凤翔,苏轼留下了卓著的政绩
疏浚了造福后代的东湖
苏轼题字 东湖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这首诗列入了义务教育阶段课本,可以说是苏轼的的代表作。大家都知道苏轼在杭州游览了风景宜人的西湖写下此诗,却不知苏轼任凤翔府期间,于政务之暇,倡导官民疏浚扩池,引城西北凤凰泉水注入,种莲植柳,建亭修桥,筑楼成阁,作游之所,名东湖。
于凤翔祈雨
当时凤翔三年不雨,土地龟裂,百姓食不果腹,陈太守就安排苏轼求雨,这明摆着是在为难苏轼啊,苏轼心里自然也知道。苏轼回到家中,给妻子说了自己的难处,这时,苏轼的妹妹(认得)莲妹说了一句话:“于民为官,尽心而已,尽心而知天”,一语点破苏轼,苏轼便阅读古书,夜观天象,准备祈雨。

宋仁宗嘉佑六年(1061年),26岁的苏东坡开始了他4年的凤翔通判生涯。凤翔,古称雍州,因传说“凤凰鸣于岐、翔于雍”而得名,今为陕西凤翔县。凤翔这个地方比较贫穷落后,经常发生旱灾,颗粒无收也是常有的事儿。第二年,凤翔久旱不雨,苏东坡与太守一方面去太白山求雨,祈祷灵验;另一方面积极组织抗旱,以最大限度降低百姓的损失。也许是精诚所至,不久天降甘霖,大旱解除。正好,苏东坡组织迁建的亭子也刚建成,于是便欣然以“喜雨”命名,并写下著名的《喜雨亭记》:“亭以雨名,志喜也。古者有喜,则以名物,示不忘也。”文中最后写到:“既以名亭,又从而歌之,曰:‘使天而雨珠,寒者不得以为襦;使天而雨玉,饥者不得以为粟。一雨三日,伊谁之力?民曰太守。太守不有,归之天子。天子曰不,归之造物。造物不自以为功,归之太空。太空冥冥,不可得而名。吾以名吾亭。’”表达了苏东坡对天降喜雨、渴盼丰收的喜悦之情。“喜雨亭”名字的由来,不正是苏东坡亲民爱农的一段佳话吗。

苏东坡才能颇丰。但是宋仁宗将他安排到了凤翔县。主要原因还是嫉妒苏东坡的才能,所以才把他发配到偏远的地方。

我觉得可能就是宋仁宗更羡慕他的才能,怕苏东坡有朝一日会有一些不好的想法,所以说才会把他送到那个地方,所以他的理想和抱负没有达到实现。

首先苏东坡的确有一定的才能,但是受到官员之间的排斥,而皇帝也只能够做出权衡利弊,所以只能把它贬到凤翔县其实也是这个皇帝无能,把忠臣安排在这种没有用的地方,这也是一个皇朝的悲哀。

苏东坡虽然是非常有才华的,但是他的政治才能还是有问题的,不能很好的处理与领导和上下级的关系,导致没有得到宋仁忠的重视和赏识,所以会被贬处。

苏轼考试成绩并不算太好,嘉祐二年的殿试也并不是传说中的第二名,而是乙科,照理说只是选人,后来经过制科考试改为京官,才脱离选海。再怎么有才能也要一步步来,难道你还想像电视剧《苏东坡》一样考完直接给个翰林学士?

性格倔强,坚守本心。在政治的夹缝中苟且生存。无辜被贬惠州
元丰七年(1084年),苏轼被召回。当时守旧派领袖太皇太后高氏病逝,守旧派顿时失去了主导力量。变法派趁机翻身崛起为朝廷上的主导力量,大肆打压守旧派。
苏东坡不仅是变法派的打击对象元祐党人的领袖,而且一惯支持守旧派反对变法,因此他成了变法派全力打击的对象。禁不住变法派在朝堂上的攻讦,元佑八年(1093年)新党再度执政后,苏东坡被朝廷以“讥刺先朝”罪名,贬到惠州(今广东)。
苏东坡像一艘小船,在政治的大风大浪里艰难飘摇一生。老年被贬海南儋州
绍圣四年(1097年),年已62岁的苏东坡被贬海南岛儋州(今海南儋县),一叶孤舟把大文豪送到这个徼边荒凉之地。
这次被贬依然是变法新派动的手脚,新派虽然已经在朝堂上占了上风,但是为了防止旧派死灰复燃,为了彻底扫除旧派的威胁。新派对旧派进行了一次彻底的清剿,他们把所有的旧派人员一贬再贬,直到认为他们没有能力没有机会再回来夺权为止,不幸的是,苏轼也名列其中。
就这样,已经62岁的苏东坡无奈的再次接受命运安排。被坎坷的政治生涯锻炼得乐观豁达的苏东坡并没有悲观失望,他把儋州当成了自己的第二故乡,“我本儋耳氏,寄生西蜀州”。

苏东坡确实很有才能,但是同时期的其他人有才能的人也比较多,比如说王安石,欧阳修,司马光等等。宋仁宗也是经过自己的感情和客观事实的权衡之后,才把苏轼安排到凤翔县的。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老古话说朝中无人莫做官,你再有才能,没有人扶持你,也是做不了大官,苏东坡虽然才高八斗,他做不了大官,可能也与他的性格有关,很多有名的人都是做小官,像陶渊明就做过彭泽县的县令,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