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银幕终究会被网络取代吗?-取代网络

superb80s 01-14 20:17:52 184

大荧幕终究会被网络取代吗?在我看来,这个问题应该是否定的吧?首先大荧幕的话,他毕竟屏幕那么大,然后3d的立体环绕音,而且有的还有3d的,我觉得这个的话,应该再给人视觉感受,视觉冲击的话就是不一样的,首先你在网络上看的话,网络平就那么大,十几寸的屏,肯定没有大屏幕的荧幕冲击更大呀,而且的话,大屏幕就是我们出去可以当作一个约会呀,跟自己的闺蜜朋友同事男友出去看电影,我觉得也是一个消遣吧,在家里边肯定没有那种气氛,对吧?

想看一部电影,现在的观众有着无比多的选择。除了电影院之外,家里的任何一个带屏幕的设备都可以看电影。有了手机和平板之后,观众甚至可以在任何场所任何时间观看自己想看的电影——大屏幕立在商场里的电影院无法移动,而小屏幕却无处不在。
同时,网络平台上的电影更新的速度越来越快,当你不慎错过了某部喜爱的电影的上映期,几乎立刻就可以选择通过网络平台,在任何时间去点播;有些早年在国内没有上映过的外国大作,网络平台上也有着丰富的高清资源,只用花5块钱就可以去补一下当年没有看到《黑客帝国》的遗憾。总而言之,尽管没有大屏幕的震撼观感,小屏幕贵在观看方便没有时间限制,资源也丰富得多。
种种现状都显示着小屏幕观影的强劲优势所在,不免让人思考,大屏幕与小屏幕的现状是怎样的?具有仪式感的大屏幕会被居家旅行必备的小屏幕替代吗?本文将带你探索这个问题的答案。

是的。就拿我村来说,电影来村放影去看的也没几人。绝大部分在家看电视或手机。

我觉得电影的大银幕不会被网络取代,因为现在很多的电影院的大屏幕是支持3D影院,这正是我们通过手机,通过电脑等2d设备无法看到的电影效果。所以现在的电影院,特别是大屏幕,还是有它的优势和技术。不能通过手机等网络渠道完全被取代。
并且在家看电视,没有在电影院看电视的氛围和场合。很多时候我们还是有必要花这个钱到电影院去看影片的,特别是新的电影出来。这也是网络无法替代的。
因此,未来将是大银幕,与网络相结合的多渠道的手段。

这是不会的,大荧幕不会被网络最终取代的网络,有网络的好处,大雨论有大荧幕的优势,大荧幕的氛围,音响那个环境,这是网络说无法比拟的,尤其是观看电影的享受方面,是网络无法实现得了的

大银幕不会被网络所取代的。
大荧幕主要出现在电影院,KTV之类的这些娱乐场所,在这里观影娱乐有范围有气氛,适合于大众,进行快乐的party,而网络只适合于单体在那里娱乐,所以不可能大客屏幕被网络完全取代。

在我看来的话,大银幕不会终究被网络取代大荧幕呈现出来的一个试听的盛宴的话,非常具有个性是网络渠道,不能够比你的同学的华大一路的话,能够让大家观看电影更加有真实的感觉,因此在我看来的话大荧幕并不会被网络取代了。

大屏幕的话,被网络实在给弄很多,但不会被带复杂,因为很多人都很需要的呀

我觉得大银幕不会完全被网络所取代。大银幕给人的观感以及体验是网络所不能替代的,即使技术发展到足以使二者无差别,大银幕还有另外一个社会功能,即情侣,朋友或家人等交往社交活动的选择,这个是网络本身所不具有的。

大银幕不会被网络取代,因为网络电影没有大银幕的那种气氛和效果,许多观众还是喜欢去电影院看电影。

大银幕终究会被网络取代。
经历过Y情的考验,电影市场可能难以回到原先的高度。在这段时间里,一些观众已经培养起网上观影习惯。”电影学者葛颖认为,Y情对电影行业的影响将会持续到电影院复业后,电影院将进入“调整期”,一些边缘性的影院仍将面临生存压力。“影院复业后,观众会更加谨慎选择去影院观看的影片,一些大场面电影还是有影院放映号召力,但对于很多中小成本电影来说,未必一定要去挤本来就紧张的院线放映资源。”

在我自己看来电影院里面的大银幕永远不会被网络取代的,在网络上看电影或者电视,永远都没有在电影院里面通过大银幕那样有震感,大银幕能够带给观众视觉和听觉上面的效果,这是网络上无法比拟的。

“在影城营运成本和疫情的双重压力下,我们终究没能和大家坚持等到复工的那一天。”在影迷罗路的心里,今天是很特别的一天:橙天嘉禾银河影城天津万象城店正式永久闭店。据统计,截至目前,今年已有5328家影视公司注销。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原本备受期待的“最强春节档”急转直下。为防控疫情,影院复工遥遥无期,电影产业迷雾重重。
压力之下,以《囧妈》为代表的一部分电影选择网络平台线上放映;而《壮志凌云2》坚持必须在影院上映,曾拒绝流媒体网飞的戛纳电影节同样坚持“宁可改期也不线上举办”。
大银幕与虚拟网络,电影的未来会何去何从?
数以千计影视公司倒闭,凛冬已至?
“我国有几十万家影视制作单位大都在2014、2015年后成立,大多数没有什么抗风险能力,即使关停了,对行业的影响也很小。”上海电影家协会副主席石川认为,目前传出的“5328家影视公司注销”这一数字并不夸张,但也无需过分恐慌。
“观影人群没有萎缩,而是在增长,这部分增长的消费需求只是被暂时压抑了。疫情结束后,消费会重新释放,目前这种现状没必要过于悲观。”在他看来,目前全球疫情总体不乐观,但毕竟是暂时的现象,对于电影行业的未来仍然要保持信心。他也呼吁,希望政府为中小企业提供更多纾困政策。
坚持线下举办的戛纳电影节,是创作者和影迷的聚会,也是明星名流的社交场
“经历过疫情的考验,电影市场可能难以回到原先的高度。在这段时间里,一些观众已经培养起网上观影习惯。”电影学者葛颖认为,疫情对电影行业的影响将会持续到电影院复业后,电影院将进入“调整期”,一些边缘性的影院仍将面临生存压力。“影院复业后,观众会更加谨慎选择去影院观看的影片,一些大场面电影还是有影院放映号召力,但对于很多中小成本电影来说,未必一定要去挤本来就紧张的院线放映资源。”
葛颖判断,疫情之后,会有更多中小影视公司思考和流媒体平台合作线上发行,并以此为业务主体。
今年春节,受疫情影响电影院关闭,《囧妈》率先转成网播,让该片导演徐峥饱受批评和争议。
疫情发展至今,迪士尼出品的真人版《花木兰》首映后改档,动画片《心灵奇旅》《拉雅和最后的龙》推迟上映。《壮志凌云2》由今年6月推迟至12月上映,导演约瑟夫·科辛斯基放出狠话:“如果没有大银幕,就不该放这个片子。”
近年来,网飞快速崛起,吸引了大量电影创作者与其合作,好莱坞六大影视公司也纷纷发展自己的流媒体平台,开拓线上业务。“线上经济已成发展趋势,疫情加速了这个行程。电影如果还要继续在这个时代生存,顺应潮流很正常。”在葛颖看来,中国还缺少真正的流媒体平台。“如果网飞是3.0版,我们的‘优爱腾’只能算2.0,它们还不是一个标准的流媒体,只能叫‘视频网站’。两者最大的区别在于独家版权和优质内容的生产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