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的朋友触犯了法律,你会选择举报还是纵容?-法律选择触犯纵容举报

menhera酱 11-19 18:45:11 61

几乎在人生中,每个人都会遇到无数的人,无数的人中会有几个成为你的朋友。在朋友之间的交往中,有时候也是需要我们注意很多事情,我们试着去和朋友交流,会注意朋友的行为,我们之所以和这个人成为朋友,也是因为我们之间存在的某一种与其他相遇的无数的人陌生人中,有的不一样的相互吸引的感觉,而那种感觉不像爱情,也不像陌生人之间的陌生,我们之间,因为某个事情,某种环境让我们进去一接触,然后相互了解,相互认识,最后我们成为了朋友。大概朋友就是这样认识的吧。
可是生活中,在朋友的交往中,我们有时候也会相互争吵,毕竟每个人都不一样,两个人的世界观也不会一样,就像树叶没有相同的两片,即使是同一棵树上的。双胞胎虽然有心灵感应,但是也不是做所有的事情都是一样的。更何况,这世界上不存在有真正完美的人,也许存在,只是我不知道,至少到现在我不知道有一个十分完美的人的存在,所以说有时候我们会遇到,看到朋友做到一件你认为是不对的事情,这个时候我们通常,如果是不知道,用如何正确的表达方式来,和对方说明他的做法是怎样的,并且让他能够接受。
如果是我,遇到了朋友有什么做得不对的,我通常就会委婉的告诉他,因为我对她的了解与他,接受能够接受的方式告诉,如果他搞笑,我就用搞笑的方式告诉他,他严肃,我就用严肃的方式告诉他。不管是以什么方式,只要最后我选择他能接受的方式,我觉得通常情况下,他都不会责怪你,作为他的朋友,反而会反对他之类的。
不好看,如果这个朋友真的是值得你去交的朋友,如果他在某些方面做错了,你就退休证,他肯定会感谢你,而不是说因为你给他纠正了这个错误,让他没面子,让他觉得你某些方面不向着他,反而会不和你做这个朋友,远离你这个朋友,我觉得如果他远离你,你也没必要,再去和她,继续交朋友,因为我觉得这个朋友不值得你去和他交往。
俗话说得好,忠言逆耳利于行,

如果朋友触犯了法律,那么当然应该与公于私都不能够去包庇他,也是不能纵容他,因为这样的事一旦发生过后。他不知悔改,以后还会继续发生,如果他知道悔改,那也是心灵当中永远过不去的一道坎,所以如要真正的对他负责的态度,也是对自己负责的态度。还是应该举报,毕竟每个人错了,我们就要承担起自己的责任,尤其作为一个成年人,这样以后的人生才会过得坦荡。

如果我的朋友真的如此的话,我会怎么选择还真的很难说。为什么这样说这话呢,因为我不知道他将来会犯,犯一个什么样子的错误导致这个结果出来,你要知道很多道德允许的事情,是法律所不能允许得如果这两者,你知道了是会选择道德还是他,这问题没有做出决定无解。

如果他触犯了法律,并且真的已经到了一个不得不报的情况下,我是会去举报的,但是。出于情理来说,我还是会选择劝他自首,而不是说自己去举报。而且一定会告诉他这个事情的严重性吧。

如果我的朋友触犯了法律,我会选择报警的,不会纵容,如果纵容的话,会使他越陷越深,同时自己纵容犯罪也是违法的行为,所以要治发动发布最好是多学习一些法律知识,不要违法犯罪。

我不会举报,但是会和他沟通一下让他尽可能去自首,原因是我们都不是圣人,他是我朋友我不会忍心亲手送他进去,即便那是对他好,谁能保证他出来后是什么日子,别人就不会瞧不起了嘛

假如我的朋友,触犯了法律,我会选择举报,因为只有举报让他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以后才可以改过自新,如果一味的纵容,只会让他酿成大错。

我觉得如果我的朋友犯了法的话,我一定是选择报警或者说选择劝他去自首,只有这样的话才是真正的朋友,如果他如果因此包庇他或者说因此放他走掉的话,这是对他不负责任,也是对于自己不负责任。

首先来说,如果你的好友触犯法律,而你选择纵容的话,是否在一定程度上也违反了法律?毕竟法律上有包庇罪,这一个罪名,所以说朋友处分法律当然是应该积极的举报,也可以积极的劝说他投案自首,切,不可纵容包庇,这样也把自己陷入了牢狱之灾

我当然是选择举报了,因为如果纵容他就会让他有更大的错,错误发生,既然是我的朋友,我可以照顾她的一切,但是不能纵容他走向歪路。

举报,即使是你的朋友,犯了错也需要受到惩罚,如果因为是你的朋友你就可以有所纵容,那于情于法都是说不过去的,可能什么时候你的朋友幡然悔悟的时候还会怪罪你。为什么当初没有让他好好的进去反省。

如果是我的朋友触犯了法律,我会选择举报,而不是纵容。因为你要是纵容,就使他罪行更严重,得到的惩罚更大。所以最好是劝他自首能得到宽大。他要是不自首,那就要果断的举。


我应该会劝他自首。不听的情况下,会考虑具体的事实情况决定是举报还是纵容,如果是比较轻的犯罪而且有办法弥补,还是会考虑纵容吧,毕竟刑罚对一个人的影响太大了。如果是比较严重的犯罪,肯定就举报了,不危害社会为考虑要件。

如果是比较好一点的朋友,那么我会劝朋友只去自首,如果只是那种很普通的点头之交,我不会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