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咸丰己未年是公元哪一年?-公元

alex_ljt 01-14 11:12:43 180

是公元1859年。咸丰元年1851年辛亥年清文宗(爱新觉罗·奕詝)咸丰二年1852年壬子年清文宗(爱新觉罗·奕詝)咸丰三年1853年癸丑年清文宗(爱新觉罗·奕詝)咸丰四年1854年甲寅年清文宗(爱新觉罗·奕詝)咸丰五年1855年乙卯年清文宗(爱新觉罗·奕詝)咸丰六年1856年丙辰年清文宗(爱新觉罗·奕詝)咸丰七年1857年丁巳年清文宗(爱新觉罗·奕詝)咸丰八年1858年戊午年清文宗(爱新觉罗·奕詝)咸丰九年1859年己未年清文宗(爱新觉罗·奕詝)咸丰十年1860年庚申年清文宗(爱新觉罗·奕詝)咸丰十一年1861年辛酉年清文宗(爱新觉罗·奕詝)清文宗自咸丰元年正月初一日(1851年2月1日)使用该年号,至咸丰十一年七月十七日(1861年8月22日)驾崩,前后共十一年。
1861年11月11日(咸丰十一年十月初九日),清穆宗登基,沿用该年号至1862年1月29日(咸丰十一年十二月三十日)。
次日(1862年1月30日)为同治元年正月初一日。
道光、咸丰两朝常合称为道咸。
关于清朝咸丰皇帝的内容,详看条目咸丰帝。本条目只介绍年号。

是公元1859年。
咸丰元年
1851年
辛亥年
清文宗(爱新觉罗·奕詝)
咸丰二年
1852年
壬子年
清文宗(爱新觉罗·奕詝)
咸丰三年
1853年
癸丑年
清文宗(爱新觉罗·奕詝)
咸丰四年
1854年
甲寅年
清文宗(爱新觉罗·奕詝)
咸丰五年
1855年
乙卯年
清文宗(爱新觉罗·奕詝)
咸丰六年
1856年
丙辰年
清文宗(爱新觉罗·奕詝)
咸丰七年
1857年
丁巳年
清文宗(爱新觉罗·奕詝)
咸丰八年
1858年
戊午年
清文宗(爱新觉罗·奕詝)
咸丰九年
1859年
己未年
清文宗(爱新觉罗·奕詝)
咸丰十年
1860年
庚申年
清文宗(爱新觉罗·奕詝)
咸丰十一年
1861年
辛酉年
清文宗(爱新觉罗·奕詝)

咸丰己未年就是咸丰九年,即公元1859年。
6月24日——奥地利军与法国联军在意大利北部卡斯蒂廖镇的索尔弗利诺交战,称为索尔弗利诺战役 (又译苏法利诺战役)。这场15小时的战争造成5.5万人阵亡。此战役使亨利·杜南推动创立红十字会。
6月25日——英法联军在大沽战败。
6月29日——太平天国将领陈玉成被封为英王。
9月——地球遭遇“超级太阳风暴”
10月1日——菲律宾雅典耀大学建立。
11月24日——查尔斯·罗伯特·达尔文正式出版《物种起源》﹝发表生物进化论﹞
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出版。
中国数学家华蘅芳写出第一部数学著作《抛物线说》。

咸丰年间指的是1851年到1861年。
咸丰皇帝爱新觉罗·奕詝在1846年被他的父亲道光皇帝通过秘密立储立为皇太子,在1850年的时候道光皇帝在圆明园的慎德堂去世。
按照清朝的制度,爱新觉罗·奕詝在道光皇帝去世的当天下午就举行了登基大典继承了清朝的皇帝位。
在道光皇帝去世的第二年也就是1851年爱新觉罗·奕詝改年号为咸丰,咸丰的年号在咸丰在位期间用了十一年。
扩展资料:
咸丰十年的春天,咸丰皇帝到西陵来祭祖,住在梁格庄镇台衙门里。有一天,咸丰起得很早,带着几个侍卫,都换成便衣,到外散步来了。几个人不紧不慢,悠闲自在地走着,不知不觉地走到了南百泉游击衙门这块来了。
正往前走着,忽听从不远处传来刀枪棍棒的声响。咸丰纳闷,想看个究竟,紧走几步,见南百泉游击衙门东边的一个空场院里,有二三十人,都光着上身练刀枪舞棍棒呢,叮当乱响,很是热闹。
原来这里是南白泉营房少林会在操练,有三个老教师,站在一旁指指点点。这些人只聚精会神地操练,谁也没理会有人来了。这时,正有两个小伙子在练空手夺白枪,一百单八枪缠腰、围脖、撇腿、穿裆,全是擦着肉皮,操练得十分麻利。
外表看着很凶险,直把咸丰爷看得眼花缭乱,不由得喊了声好。场院里的人一听都愣了。人们定睛一看,只见一个中等身材,年纪三十出头,穿着灰长袍,石青马褂,头戴青锻子帽盔,脚上穿着青缎子夫子履鞋,面如冠玉,眉清目秀,齿白唇红,像是一个教书先生。
后面还跟着四五个人,像是仆人们。突然,练武场中的郭教师认出是皇上到了,惊讶地说:快别练了,咸丰爷到了,赶快接驾。院中的人们一起扑通跪倒:万岁,请宽恕小人衣帽不整、 礼貌不周、接驾迟缓之罪。
咸丰一看,自己身份被人识破,只好说:赦尔等无罪,你们练得很好,接着练吧。谢万岁夸奖之恩。众人又是磕头一番。这时咸丰觉着身份暴露,不便在此继续久留,便吩咐侍卫,立刻回了衙门。
咸丰他们走出场院不远,就见后面那些练武的穿好了衣服,手拿刀枪,在后面远远地跟随护驾,一直护送到衙门口,才退回去了。咸丰皇帝回到衙门里,觉得这些练武的既懂事又殷勤,自己是个皇帝,人家谢了恩,用什么答复呢。
于是就亲自写了御览两个斗大的字,加印御玺,命西陵内务府赶紧用白锻子平金加绣, 三角牙旗,上面绣御览二字,用沉香木做了两个赤金旗杆顶、 风磨铜三椰旗篡、绣龙飘带飞扬的旗杆。做好后,派内务府大臣、 泰宁镇总兵到南百泉游击营,赏给了这些练武的吃粮兵丁。
从此,南百泉营房少林会名声大振,被列入了易州八大会 中的第一位,如赶后山庙会,十州八县的各种花会望见南百泉御览黄旗,都远远地躲开,不然就得跪下磕头。
进易州城拜会时,州官望见,也得远远地躲开,免得向“御览”黄旗跪拜磕头。这面黄旗一直保留到1966年破四旧时才被销毁。
参考资料来源:百科—咸丰

121三月,抵京。先至外城寓宋宅,前做鄞县宋君家也。时皇上居圆明园,遂赴园寓宫门外僧巷,具折请安。皇上召见,头一次问浙江事甚悉,且曰:朕闻浙江皆呼尔为「青天」,天下为官者亦多,何以独呼尔为「青天」,到底尔所作何事?余对曰:臣之居官,亦非另有异人之事也,不过于臣分所应为者,尽心而行之,使百姓皆知臣之所为,特奉行皇上保民如赤之心而已。故民间有联云:「有工夫皆为赤子,无云翳便是青天。」盖以臣能通达皇上之德意,毫无抑塞,故以「青天」呼之。皇上问:百姓爱尔如是,亦有所馈赠于尔乎?余对曰:有万民衣、万民伞,有德政匾,有德政牌,且于臣所治地方,建造祠宇,或塑像而祀之,或绘像而祀之,故书臣之官衔,立长生禄位而供之。此皆出自草野愚民,一唱百和。此等称呼馈赠,臣原不敢当,然出自下民之愚忱,臣亦不能辞。皇上恭腰,低头语曰:明日再提牌子。出宫门,受门生沈桐甫 【 时当内阁差】 席,饭后回馆。次日黎明,又同王大臣、军机大臣进宫请训。皇上问浙江事甚悉,且问巡抚某某等,谁为最。余对曰:前抚臣吴文镕清廉自矢,励精图治,吏治颇有起色,适当洪水大灾,赖朝廷发赈,以济穷黎,抚恤不遑,整顿所以棘手;加以海塘决口,几至殒命,臣所事过巡抚,吴文镕为最。升任督臣黄宗汉巡抚浙江,正当逆贼扰乱江南之始,黄宗汉创行海运以供京仓,兴办大捐以充军饷,而又助江苏以剿上海之踞贼,防徽宁以壮金陵之声威,故东西虽骚动,而浙江全省巩固如常,我皇上曾赐「公忠正直」匾额,以旌其功,可谓能臣。继黄宗汉而抚浙江者,乃何桂清,其办海运,俱循黄宗汉之成规,其时大捐犹旺,故徽宁两区防兵粮饷,常无亏缺;又加以圣眷优隆,凡所奏请无不俯允,所以办事毫无掣肘。继何桂清而抚浙江者,乃晏端书,其办大捐已不能如昔日之旺;适当逆贼大股麕集,紧围衢城,糜烂处州,因截留海运漕米,以济军粮,后蒙皇上福庇,贼竟远遁,浙境肃清,其用心常见精细,但未能大展才华。现任巡抚胡兴仁,捐输日见艰难,海运亦是照旧,而徽宁两处之军饷,未能按月解清。此后惟仗皇上鸿福,贼不来我浙江甚好,不然,浙江但有筹饷之责,略无调兵之权。皇上正容而问曰:巡抚不能调兵乎?余乃叩头而奏曰:巡抚之权原可调兵,特目前浙省境内无兵可调,督兵防守徽州者,乃京堂张芾;督兵防守宁国者,乃金陵大营调来总兵郑士魁,俱非浙江巡抚所得而调也。或浙江有警,以信商之,犹可以委员带兵来援,若以札调之,则断不应调矣。皇上愀然不语者久之,乃问曰:胡兴仁到底何如?余对曰:无贼总可无事。胡兴仁谨小慎微,遇事即办,皇上尽可放心。皇上又曰:明早再提牌子。余出宫,语告休大学士祁春圃先生曰:皇上竟不能释然于浙江巡抚也。祁乃胡之座师。晚,受同年殷谱金席。 【 殷时教读宫中,上书房行走。】 此二次召见也。次日黎明,又同诸大臣入宫请训。皇上尚未升宝座,暂坐奏事处候之,及进见,皇上问安徽情形甚详,并问吾家中景况。余对曰:臣家安徽,去省城只二百里。安徽为古来战争之地,故发逆扰害以来,安徽几无寸土安靖。至臣家房屋,久被毁烧,先父坟茔并为逆贼发掘,致棺骸暴露,忍痛在心。皇上急问曰:尔家中人现在何处安顿?余对曰:与臣同父者,其眷属皆逃至浙江,住臣署中,与臣同祖者,其眷属臣亦不能顾及,现俱避乱偷生,未离故乡。皇上又问曰:同支眷属大约不少,到底作何安顿?余对曰:臣亲支眷属,蒙皇上泽庇,安顿署中,受福多矣。至同祖之人未能安顿,返之于心,本常歉然,然今日天下苍生谁有安顿,故臣每与亲友言及,无不感激皇上深恩,为之涕泣;而臣更念穷黎无依,常觉心怆也。皇上不语者久,徐乃命曰:明日再提牌子。此三次召见也。次日黎明,随诸王大臣进宫。皇上召见,问曰:浙江余姚县有事,尔知之乎?余奏曰:臣上冬自宁波平史逆回省,余姚令为臣言:邑中城乡为收租事,田东、佃户争多较少,两相口角,不致闹事;即或者一二莠民,煽惑乡愚,不过土匪之流耳。皇上急问曰:土匪不虞滋事乎?余奏曰:土匪滋事,一县令足以平之。臣自服官以来,办过土匪之案四起,皆不久扑灭。皇上问:尔辨土匪,曾奏明否?余奏曰:大者皆经奏明,小者不过禀明督抚,其不敢悉行奏明者,恐致多劳圣聪也。皇上问曰:知县能平土匪乎?余对曰:知县亲民之官也,平日果能留心,民之情伪,尽知之矣。可解者解之,如不可解,临之以兵,无不立摧。盖土匪初起事时,其聚众必不多,知县平日得民心,民必畏官,而不肯从匪,土匪所以易平也。目下粤匪扰乱徧天下,其始未尝不起于土匪也,若知县早能平之,何致糜烂如此。皇上求治心切,惟通饬各省督抚慎拣知县,以临莅百姓,则天下不难平治也。皇上首肯者久。又问曰:尔平土匪亦自出兵乎?对曰:尝屡出兵。皇上问曰:尔领兵居先乎?抑督兵在后乎?对曰:居先有领兵将官,臣督兵在后,以观阵势,使兵勇不得冒功,可齐其力,而壮其胆。皇上问曰:尔自督阵,有武艺在身乎?对曰:臣无武艺。能射箭与打枪乎?对曰:箭亦能射,枪亦能打,但不有准头耳。且幼时实未曾习练。 【 是时余因皇上问此甚详,盖恐皇上用余行军,有负重任,故所对皆退让未遑。】 皇上又问曰:尔出阵时,骑马乎?坐轿乎?对曰:临阵不能坐轿,是骑马。皇上问曰:尔能骑马乎?对曰:臣能骑马。臣此行来京,由山东山路来,山道多石,车行不稳,臣常骑马。皇上欠腰曰:明日再提牌子。是时备闻此言,适有馈余马者,人以皇上赐马,其实非皇上赐也。 【 特所馈之马,因曾为僧王坐骑,马善食能走,鞍帷甚平。后带回杭 【 者】【 [省]】 ,十年城陷,余犹乘此马出城。因王冠三赴嵊县,防堵无马,即以此马赠之。今王冠三战功未立,此马已死。马之不幸也,抑非独马之不幸耶?】 是四次召见也。上年宁波史致芬滋事,各县乡民蠢动,倡言各村团练,保卫乡里,经费即出之田租;乡村藉此为名,实不肯纳田主租谷也。慈溪佃户亦有是心,因余近在宁波,不敢明言团练,盖恐余知,或致拘拿为首者,遂扬言田东每年收租,门客皆用大秤,今年我等只拂八租,以折大秤。佃户竟百口同声。田主皆来告余。余因慈溪田东皆旧日相知,劝曰:方今民情浮动,尔等殷实之家,凡事须要看破些。恒年尔等用人收租,未必尽是官秤,而往年皆肯纳租者,因天下无事,官法森严,虽欲不纳而不敢也。今乘时多事,各有抵抗之心,若直依他八折,则刁风更长,彼以秤为言,我着县出示,较准官秤,一律收租,民虽刁猾,当亦无所借口。田主皆允。余遂饬慈溪县出示,各乡亦无异词,拂租者多。惟东乡有无赖之徒,霸租不拂,田主送县,县主责之,因出恶言,县主曹令家人大怒,帮执刑者杖毙一人。东乡百姓哗然哄堂,县令退堂不出,百姓始散。余闻之,赴慈邑东乡。百姓闻之,谓余必带广勇去,各回家不敢多事。余遂定秤收租,慈邑幸得无事。余姚与慈邑接壤,遂以团练出费为名,抗租不纳。有童生王春生,平日亦知测字卜卦,乡农多与相识,遂代佃户出头,倡以租抵费之说,扬言今年只纳田东五租。余邑前令崔,从中调处,劝佃户输六五折租,佃户亦允。而余邑之田主谓:官教民六五折纳租,伊等今年应纳钱粮,亦六五折。适崔令卸事,后任贾令到任。绅士控佃户者纷如,贾令皆准。绅士遂颂贾令新政,公送匾额,悬挂大堂中间;各乡佃户亦公送匾额,硬将贾令匾额,改悬大堂之西。由是田主佃户仇若水火,遂致乡间不敢入城,城中不敢下乡。有邵老五者,平日仗其兄 【 大军机】 之威,鱼肉乡民,乡民久已憾之。余前任宁波府时,邵五曾主唆叶姓孀妇硬分义庄公项,妇人上堂具呈,邵五伺候宅门外听信。妇人补服朝珠。余故问其丈夫何往。答曰:职妇系孤孀。余曰:孀妇即不宜补服朝珠。叶姓亦大族,尔亲房果欺孀妇,必有公仗言者,何须尔自出头,即要具呈,亦只遣一抱告上堂可矣。妇女犹思狡辩,余大声言曰:好劝尔不肯回去,妇人告状,必有主唆,我且拿尔讼师,再与尔言。邵五在宅门外闻余言,先自逃去,妇人亦即下堂。至余姚乡佃欲议知租,邵五又集城中绅衿,藉官势以究治乡人;送贾令匾,又系邵五为首,乡民愈忿,乃聚众入城,毁邵五家房子,更烧城中富户李姓、谢姓家,盖皆平日待佃户毫无恩义者也。及余自宁波办史致芬回省,路过余姚城下,贾令迎至舟中,谓城中绅士,共欲留余暂驻余姚,办王春生,如办史致芬一样。余曰:王春生非史致芬比也。史致芬以逃犯复行倡乱,罪无可恕,经抚军奏明,委余来办此案;王春生倡议让租,并未犯法,余何能办?贾令又言,闻乡间设局甚多,皆惟王春生之命是听,刻下县考,四乡士子却皆来考,卑职是以不得主意。余曰:知县为一邑之主,城中乡间,皆百姓也,官常亲民,则声气自通,现在县考,即可借论文以联络四乡百姓;四乡有局,尔何妨亲至其局,询伊等意欲何为,劝解之中,亦寓惩创,乡间之民必不听王春生,而听尔矣。对城中富户,劝其收租放宽些子。尔虽官平,其于城乡百姓,常若中人,而仇衅岂有不消者乎?余回省,贾令亦不能于余所言奉而行之。省中同寅建议,谓邑中大绅,亦不能和解同乡,徒使地方为难。是以城乡再闹,县令禀至省中,抚军乃将阁学朱参奏,时正到京,故皇上问及此事。第五日黎明进宫召见,皇上问曰:方今夷人横强,粤匪扰乱,是天下两大患也。据尔看来,如何办理?办理宜以何者为先?何者为后?余奏曰:夷人扰害中国,今已二十余年,内有商贾,交易往来,已渐相安。当初若沿海地方,任其蹂躏,亦未必遂能深入内地;今则内地既深入矣,猝欲除之,势必不能。臣窃窥夷人之志,不过专心营利,未必遂有他志。且连年外而哦夷,内而属国,祸结兵连,习以为常;刚者必缺,自然之理,不久夷人当自虚弱。皇上为中国百姓忍辱含羞,天下自能谅之。目下粤匪到处掠人赀财,毁人庐室,淫人妻女,焚人诗书,每破城池,衙署尽烧,每逢庙宇,则神像俱毁,此万姓所切齿,而天理所不能容者也。皇上且振刷精神,命将出兵,奠安海内,以顺舆情。粤匪既灭,夷人自驯,内顺外安,有不期然而然者矣。皇上命曰:尔且跪安回省。此五次召见也。出宫至各处辞行,九门提督穆谓余曰:今日吾兄奏对皇上,所言甚善,皇上以吾兄所言告知军机,皆曰:段臬司之言是也。次日由园中复至京城拜客,每日或公所,或戏园,或私宅。同年同乡及浙省京官,接风饯行,请余赴席,一日常七、八处,余皆赴席,饮酒数杯,略话寒暄,又赴他席。酬应数日,酌留别敬,在人不见讨好,在余则已花银数千。此自来外官进京之客套也,而京官若所望在此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