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咏珊谈与baby被传反目-反目

本站发布 10-22 16:51:41 800

文咏珊

“有没有想过放弃这条路(演艺路)?”“当然有!那时我甚至想退出娱乐圈,因为我觉得自己性格不适合这一行、这个圈……”聊到“人生艰难时刻”,文咏珊调高了嗓音,拍着胸口回忆往昔。

初见文咏珊时,本以为她会像《赤道》里那个女杀手一般,偏高冷、较内向,但她一进来就拍拍我的肩,因为专访时间一改再改,双手合十向大家致歉。随后调皮地吐吐舌头,像与好友聊日常般,“其实我还没睡觉,18个小时通宵拍戏,现在感觉整个人轻飘飘的。飞机晚点不靠谱,选择坐高铁是明智的……”说完,她甩甩头,一句“来吧”,立马进入拍摄状态。

A 脚踩一双磨脚高跟鞋

“女承母业”圆妈妈的模特梦

1988年,文咏珊出生在香港一个普通家庭。小时候,文妈妈很爱给女儿拍照,她说文咏珊对镜头特别敏感,很会摆pose。14岁那年,文咏珊在街上被星探发现,签约后选择以学业为主,放学后才会去参加试镜,完成拍摄立刻回家温书。三点一线的生活虽然疲累却也充满着新奇,她回想那时一点经验都没有,常常穿着双磨脚的高跟鞋、漂亮的衣裳,在镜子前试着各式各样的表情,跟着老师学姿势、学礼仪……

“其实以前我妈也想去做模特,想将所有青春回忆留下来,现在看到长大的我,她会觉得女儿继承了自己的梦想,所以她一直都很支持我入行。”相反,文咏珊的父亲却持反对态度,“爸爸管教非常严,大概因为只有我一个女儿,到我中四时依然有很严的门禁,就算是参加朋友的生日派对也要在8点匆匆赶回家。”文咏珊说,父亲之后转变想法大概是看到她能够有计划地把所有事情安排好,“我比较懂事,学习、课余这些事我都有一个清晰的安排,他看到安排得很好,自然敢放手让我一个人去闯。”

毕业后便确定演艺路的文咏珊,一出道就成为了香港新一代青春模特,被不少网友誉为“靓界女神”。慢慢地,她开始接触演戏,觉得可以扮演各式各样现实中不存在的角色是件很有意思的事。她感叹时间过得太快,“我今年都28岁了,也算是这行的‘老人’了,一直觉得是老天安排我进这个圈的,选择这条路我也从未后悔。”

B 黎明为她造新词儿

他是成长期中特别的“校长”

文咏珊的事业小高峰从2009年开始,当时黎明以200万港元签下了21岁的她,这个价格对于一个青年模特来说算得上天价。自此,她的样貌、衣着和言谈开始脱胎换骨。黎明曾公开表示要将文咏珊打造为“模Art”,这个宣言曾在全港轰动一时。事实上,刚出道的年轻模特一般被称为嫩模,但随着现今网络的频繁使用,嫩模变成了贬义词。

“多数人一听‘嫩模’很容易想到那些卖弄性感的人,其实我们并没有做这些事情。老板(黎明)觉得用这样的一个词语来称呼人并不公平,所以他希望大家能用一个新的形式去看待,就创造了这个词。”在文咏珊眼里,黎明是一个独特的艺人、一个有想法的老板,他带她参加演唱会表演,接触各种时装show,五年里和多位演员拍摄了九部电影,在影坛崭露头角。

即使是约满后文咏珊转签太阳娱乐文化,黎明仍第一时间送上祝福,支持她那份“闯劲”。到了现在,碰上困难文咏珊还是会去请教他,“黎明的公司更像一个学校,我在那度过了成长期,他为我创造了很大的发展空间。其实他更像一个校长,我的离开不像解约,更像毕业。”

C 曾经一度进组就哭

自认工作狂再忙也比不忙强

渐渐文咏珊发现,对普通艺人来说,香港的机会并不算多,好作品需要漫长的等待期,她说自己不喜欢等待:“我是一个工作狂,每天必须工作。一个礼拜有一天假期就够了,若闲着没事做,我会急死的。”文咏珊说自己不能歇,一空就会想很多不实际的事情,她甚至曾经怀疑自己与这个圈子格格不入:“压力大到不行的时候,我还想要不去做生意吧,或许会更开心更舒服。但,没办法,我喜欢拍戏。看到作品出来我特有成就感。”

这一两年的文咏珊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她将目光转向内地。北上对一个传统香港艺人来说实属不易,生活饮食习惯不同让她吃了不少苦头。她回忆刚来内地时,每天都没时间睡觉,吃盒饭时会想念妈妈煲的汤,大概三四年春节都没回家……“我好像一直在拍,没有停过,特想家,想让爸妈来探班,但来了才发现我们连吃饭、聊天的时间都没有,还不如在屏幕上见,因为不愿让父母看到自己的辛苦,那样只会让他们心疼和担心。”初来的前几年,她说每一次到了新剧组都会哭,“我是一个念旧的人,每次换了新的团队总怕自己不适应。”

去年,文咏珊终于等到了那个让别人认识她的角色——《赤道》里的冷艳杀手,她也因此入围了金像奖最佳女配角。这个月,《寒战2》上映,片中她饰演周润发的徒弟,也是位“嘴炮律师”。“很多艺人喜欢靠综艺来与大家熟识,这不是我要的。我知道只有靠演技和作品才能证明自己不是花瓶。”

好姐妹Angelababy

她始终是我珍惜的人

说到朋友,文咏珊说她在圈外的朋友比较多,而在圈内结识朋友相对来说会比较谨慎,“我不喜欢复杂,我很怕被人误认为有什么意图。”

和Angelababy的友情变迁也是这么多年被外界一直提及的话题。两人差不多同时间出道,年纪相仿、兴趣相同,曾是像连体婴儿般的姐妹淘,一起拍照、创立杂志、为品牌代言,到后来因为选择道路不同日渐疏远,被媒体扣上了“姐妹反目”“老死不相往来”的名目。提到这个较为尴尬的问题,文咏珊直言不讳,她说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此事热度依旧不减,“外界的过分解读给我们的友情造成了很多误会,传媒怎么描述真的会伤感情。本来我们是很好的朋友,但很多不实报道在我们之间累积了隔阂,特别复杂的时候就可能很难走回头。”

起初看到这类新闻的时候文咏珊也很苦恼,“信缘分”的她说自己将很多事情交给上天安排,朋友的变化、熟识或疏远都是缘,“无论如何,我都非常珍惜认识baby,也都会一直祝福她,每个出现的朋友都是我会努力珍惜的人。我没有什么好隐藏的,也不会太在意别人怎么写、怎么描述,至于其他,就随缘吧。”

因地震言论遭批

有段时间不敢再说话

这些年来,文咏珊受过赞许也摔过跟头,和谁闹翻不合、和谁传绯闻博上位……最严重的一次莫过于她在2008年公开评价“地震可能是耶稣给予的惩罚”,被网友批评,指其言论不经大脑。回想那时,她说自己直接的性格特别容易闯祸,“那真的是一个很严重的错误,是非常不小心的表达,我不是那个意思,但确实因为表达失误才会被外界不断诟病。”

“地震言论”后文咏珊的演艺事业进入低潮期,那段时间她不敢说话,“说话不机灵、表达不好的时候,好像说什么错什么。但慢慢我觉得自己不能长期活在阴影下,这事让我汲取了很多教训,学到以后应该怎样表达和一些处世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