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昌学射文言文?-继昌文言文

平凡人生 08-31 23:49:57 231

纪昌学射》是一则寓言故事,故事中人物个性鲜明,好学的纪昌在名师飞卫的指导下,经过坚持不懈的努力,终于成为射箭高手。通过这则寓言表达了在良师的引导下,要刻苦学习,有恒心,有毅力,终能实现自己的梦想。被选为语文课本四年级第二学期28课
作品名称
《纪昌学射》
外文名称
Ji Chang learning archery
创作年代
战国早期
作品出处
《列子·汤问》
文学体裁
寓言
作者
列御寇
背景
《列子》只剩八篇,相传是战国时背景列御寇【又名列寇】所撰,东周威烈王时期郑国圃田人。战国早期,著名的思想家和寓言文学家。那时,由于人们习惯在有学问的男人姓氏后面加一个“子”字,表示尊敬,所以列御寇又称为“列子”。
原文
甘蝇,古之善射者,彀弓而兽伏鸟下。弟子名飞卫,学射于甘蝇,而巧过其师。纪昌者,又学射于飞卫。飞卫曰:“尔先学不瞬,而后可言射矣。”
纪昌归,偃卧其妻之机下,以目承牵挺。二年后,虽锥末倒眦,而不瞬也。以告飞卫。飞卫曰。“未也,必学视而后可。视小如大,视微如著,而后告我。”
昌以牦悬虱于牖,南面而望之。旬日之间,浸大也;三年之后,如车轮焉。以睹余物,皆丘山也。乃以燕角之弧,朔蓬之竿射之,贯虱之心,而悬不绝。以告飞卫。飞卫高蹈拊膺曰:“汝得之矣!”
纪昌既尽卫之术,计天下之敌己者一人而已,乃谋杀飞卫。相遇于野,二人交射;中路矢锋相触,而坠于地,而尘不扬。飞卫之矢先穷。纪昌遗一矢,既发,飞卫以棘刺之端扞之,而无差焉。于是二子泣而投弓,相拜于涂,请为父子。尅臂以誓,不得告术于人。
注释
①甘蝇:古代传说中善于射箭的人。
②彀(ɡòu)弓:张弓,拉开弓。
③飞卫:古代传说中的善射者。
④纪昌:古代传说中的善射者。
⑤偃卧:仰卧。机:这里专指织布机。
⑥牵挺:织布机上提综的踏脚板。因其上下动作,故可练目不瞬。
⑦锥末:锥尖。眦(zì):眼角。靠近鼻子的为内眦,两翼的为外眦。
⑧氂(máo):牛尾毛。
⑨燕角之弧:用燕国出产的牛角做成的弓。朔蓬之簳(ɡǎn):用楚国蓬梗做成的箭。朔,当为“荆”字之误。荆,楚国,出产良竹。蓬,蓬草,杆可做箭。簳,箭杆。
⑩膺(yīnɡ):胸膛。
1.善:擅长,善于
2.彀弓:张弓、拉开弓。 彀:满
3.伏:倒下,倒伏。
4.学射于飞卫。于:向
5.而巧(过)其师。而:但是。过:超过 。巧:本领。句译:而且技艺超过了他的师傅。
6.尔:你
7.不瞬:不眨眼,瞬:眨眼
8.而后可言射也。而:表承接。后:然后。言:谈及。
9.偃卧:仰面躺下。
10.以目承牵挺。以:用。承:这里是由下向上注视的意思。牵挺,织布机的踏板。
11.虽锥末倒眦。 虽:即使 。倒:尖向下落下。眦:眼眶。句译:即使用锥尖刺到了(纪昌的)眼眶。
12.以告飞卫:把这件事告诉飞卫
13.未也:还不行啊
14.亚:次;再
15.视微如著: 微:微小
16.南面:面向南
17.旬日:十日
18.浸:渐渐
19.承:这里是由下向上注视的意思
20.以睹余物:用这种眼光看其他的事物。
21乃用燕角之弧、朔蓬之簳射之。乃:于是,就。燕角之弧:燕国(燕地)牛角做的弓。弧,弓。簳:北地蓬 梗做的箭。朔:北方。簳:箭杆。
22.贯:穿透。
23.而悬不绝 绝:断 句译:指悬虱的毛不断。
24.高蹈:跳高。
25.拊:拍。膺:胸。
26.汝:你
27.得:掌握
28.绝:断。
29.承:提。
30.牖:窗户

甘蝇,古之善射者,彀弓而兽伏鸟下。弟子名飞卫,学射于甘蝇,而巧过其师。 纪昌者,又学射于飞卫。飞卫曰:“尔先学不瞬,而后可言射矣。”
纪昌归,偃卧其妻之机下,以目承牵挺。二年之后,虽锥末倒眥,而不瞬也。以告飞卫。飞卫曰:“未也,必学视而后可,视小如大,视微如著,而后告我。”
昌以牦悬虱于牖,南面而望之,旬月之间,浸大也;三年之后,如车轮焉。以睹余物,皆丘山也。乃以燕角之弧,朔蓬之竿射之,贯虱之心而悬不绝。以告飞卫,飞卫高蹈拊膺曰:“汝得之矣。”
译文:
甘蝇,是古代一个善于射箭的人,他一拉弓野兽就会倒地,飞鸟就会落下。甘蝇的一个弟子名叫飞卫,向甘蝇学习射箭,但他射箭的本领却超过了他的师傅—甘蝇。
纪昌,又向飞卫学习射箭。飞卫说:"你先学会看东西不眨眼睛,然后我们再谈射箭。"纪昌回到家里,仰面倒下躺在他妻子的织布机下,用眼睛注视着牵挺练习不眨眼睛。练习两年之后,即使是锥子尖刺到他的眼眶里,他也不眨一下眼睛。
纪昌把自己练习(不瞬)的情况告诉了飞卫,飞卫说:"这还不够啊,接着要学会视物才行。要练到看小物像看大东西一样清晰,看细微的东西像大物一样容易,然后再来告诉我。"纪昌用牦牛尾巴的毛系住一只虱子悬挂在窗口,朝南面远远的看着它,十天半月之后,看虱子愈来愈大了;三年之后,虱子在他眼里有车轮那麽大。转过头来看其他东西,都像山丘一样大。.纪昌便用燕国的牛角当弓,用北方出产的篷竹作为箭杆,射那只悬挂在窗口的虱子,穿透了虱子的心,但牦牛尾巴的毛没有断。
纪昌把自己练习(视物)的情况告诉了飞卫,飞卫高兴的手舞足蹈,说:"你已经掌握了射箭的诀窍了。"

继昌学射原文如下:
甘蝇,古之善射者,彀弓而兽伏鸟下。弟子名飞卫,学射于甘蝇,而巧过其师。纪昌者,又学射于飞卫。飞卫曰:“尔先学不瞬,而后可言射矣。”
纪昌归,偃卧其妻之机下,以目承牵挺。二年后,虽锥末倒眦,而不瞬也,以告飞卫。飞卫曰:“未也,必学视而后可。视小如大,视微如著,而后告我。”
昌以牦悬虱于牖,南面而望之。旬日之间,浸大也;三年之后,如车轮焉。以睹余物,皆丘山也。乃以燕角之弧,朔蓬之簳射之,贯虱之心,而悬不绝。以告飞卫。飞卫高蹈拊膺曰:“汝得之矣!”
纪昌既尽卫之术,计天下之敌己者一人而已,乃谋杀飞卫。相遇于野,二人交射;中路矢锋相触,而坠于地,而尘不扬。飞卫之矢先穷。纪昌遗一矢,既发,飞卫以棘刺之端扞之,而无差焉。于是二子泣而投弓,相拜于涂,请为父子。尅臂以誓,不得告术于人。

原文:甘蝇,古之善射者,彀弓②而兽伏鸟下③。弟子名 飞卫,学射于甘蝇,而巧过④其师。纪昌者,又学射于 飞卫。飞卫曰:“尔先学不瞬⑤,而后可言射矣。”纪昌 归,偃卧其妻之机下⑥,以目承牵挺⑦。二年之后,虽 锥末倒眦⑧而不瞬也。以告飞卫,飞卫曰:“未也,必 学视而后可。视小如大,视微⑦如著⑩,而后告我。”昌 以牦悬虱于牖(11),南面而望之。旬日(12)之间,浸(13)大也。 三年之后,如车轮焉。以睹(14)余物,皆丘山也。乃以 燕角之弧(15)、朔蓬之簳(16)射之,贯虱之心而悬不绝(17)。 以告飞卫,飞卫高蹈拊膺(18)曰:“汝得之矣!”
注释:
①选自《列子·汤问》。
②〔彀(gòu)弓〕把弓拉满。
③〔兽伏鸟下〕野兽倒下,飞鸟落下。伏,倒下。